页面载入中...

央视记者探访武汉红十字会 物资分发处遭保安阻拦

  诗歌评论家、北京大学教授谢冕常拿屠岸和他同样敬重的牛汉先生相比,“他们是互相敬重的亲密的朋友,但他们又是性格迥异的人。牛汉先生耿直、率性、正气凛然,有北方人的豪放甚至“粗粝”的一面。但是相识久了,就会发现牛汉先生的刚中有柔,他的温情和柔软的一面是深藏不露的。同样,屠岸先生则是柔中有刚,而他的刚,也是被他外显的柔所遮蔽了——他信守的人生准则是坚定的和“不可侵犯”的”。

  谢冕还曾撰文称赞屠岸,“屠岸先生待人的诚恳、认真、周密、细致是大家都知道的,他对晚辈尤其平易,总是爱护有加。雍容儒雅是先生的“形”,谦和中正则是先生的“神”,在我的心目中,他是一位让人打内心敬畏的智慧长者”。

  据悉,屠岸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定于2017年12月20日上午9时在八宝山殡仪馆兰厅正式举行。

  北大历史系教授高毅从历史的视角梳理了“全球史观”产生的渊源:从18世纪欧洲对中国文化的崇尚,到19世纪欧洲工业革命的完成从而产生“欧洲中心论”,再到20世纪60年代以后对“欧洲中心论”的否定,进而开启了全球史观的路径。在这种历史趋势下,斯塔夫里阿诺斯在书中并没有明确指出将来的世界要向哪里走去,但是通过他的描述,给读者展示了一些可能性——这些可能性是有关“大同世界”的可能性。“大同世界”这样的概念即便在今天听来也仍像乌托邦式的存在,但他认为,如果“大同世界”是乌托邦,那也是大家该为之奋斗的乌托邦,这正是《全球通史》在今天给予我们的力量感。

  北大历史系教授徐健则认为,《全球通史》出版的重要性在于把历史学从庙宇和殿堂推向了民间和草根,让一代代学生,不仅是历史学专业的,甚至非历史学专业的,都能对历史有重新的思考和认知。这也是历史家、历史学工作者使命担当的表现。此后,“全球史观”这一流派形成一股浩浩荡荡的潮流,一大批历史学家紧随其后,创造出更多闻名于世的著作。《全球通史》正是起着这种承前启后的作用。

  嘉宾们一致认为,历史学家无法跳出关照现实的使命,正如《全球通史》所要尝试做出的努力。作为一部理解人类历史过往、现在与未来的经典著作,《全球通史》流露出的时代感与现实感时刻提醒我们认清所生活的现实世界与历史的内在联系,从而使我们的思想能够跨越时空的限制,看到历史的传承性。今天面临的很多问题,都可以从历史中找到根源。在叙述历史上的重大变故时,作者往往会联系当今形势,理清当今世界的来龙去脉。

admin
央视记者探访武汉红十字会 物资分发处遭保安阻拦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